插逼视频

  • 幻灯3
  • 幻灯1
  • 幻灯2
资讯动态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动态 >

用快狗打车喊了个搬家司机 司机没来 来的却是司

来源:上海蚂蚁搬家服务有限企业 发布时间:2018-09-06 18:52
分享到:

  截至记者发稿,成都商报记者尝试联系快狗打车,尚未得到回应。而小取表示,平台也没有对她给出合理的说明。

  小取回忆,当时自己也没有太在意,现场和司机师傅协商好,搬运费另外加收80元。

  期间,小取也多次与快狗打车客服人员进行沟通投诉,“客服只说会尽快跟司机沟通,等到司机第二次上门砸门恐吓时,我再次拨打客服电话,客服已经下班了。”

  “我希翼快狗打车平台能够尽快给出合理说明。”小取表示,“他当晚的行为对我的生活和精神造成了恶劣的影响,我希翼平台能为自己监管不严而导致的事情给出解决方案。”

  9月2日,快狗打车官方微博@快狗打车官方微博通过微博回应小取:“十分抱歉给您带来了不愉快的服务体验,烦请您私信提供下预约服务手机号,您在服务中遇到的问题,客服小编会跟进为您处理解决。”

  9月2日,在成都居住的小取因为搬家,选择了快狗打车(原58速运)帮忙运货。当天下午2点29分,小取成功下单,订单显示从麓山大道附近一小区搬到水碾河附近,加上起步费、超里程费等合计84.8元。在快狗打车官方网站及官方APP上都有详细的计费标准。按照车型及公里数的不同,价格也不一样。平台允许司机和客户协商加收搬运费。

  9月2日,在成都生活的女孩小取(化名)第一次使用快狗打车APP,遭遇到尴尬一幕:线上派单后接单的司机师傅与线下运货的司机师傅,不是同一人,而线下运货师傅自称是“是线上登记者的爸爸”。此后,搬运物品穿衣镜丢失、双方没沟通好被司机长时间叫门要钱,小取这次搬家很闹心。

  “路上开车技术很差、颠簸很大,我担心镜子等玻璃制品碎,一直坐在行李中间保护玻璃制品。”小取回忆,“到达后司机因为没办法将车倒进巷子、停到楼下,我才去给他借拖车搬运,结果他坚持一次搬太多东西下车,导致穿衣镜丢失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从该司机处了解到,他的账号已经在快狗打车平台下线,还没拿到钱。

  最终,小取决定等事情处理解决后再付款。双方发生冲突,“大家上楼之前就说了,会通过平台给。司机自己理解不了,上海大众搬家,过来说大家没给钱,一上来就砸门骂人,我不敢开门,隔着门又说明了一次。”

  官微回应跟进中

  小取想进一步了解线下司机师傅的信息,“平台说要保护司机信息,还说对司机要求是必须在55岁以下。但据平台联系(线上、线下)确实不是一个人。”

  账号下线/

  双方尚未达成一致

  “司机在当天下午4点过到达预约地点。(在线上)登记信息司机看起来大概30多岁,实际来的却是一个看起来50多岁的人。当时我质疑了一下信息上是不是他本人,司机说他已经60多岁了,自称是替他儿子跑车。”小取回忆,“但是大家后面去派出所登记时,发现他姓刘,而平台上司机师傅姓向。事后,快狗打车平台给我答复是,这个人一直用不相符的信息在跑单。”

  线上年轻司机接单线下来的却是司机爸爸

  冲突升级/

  下单搬家/

  成都商报记者在小取提供的手机截图上看到,快狗打车APP上司机的登记信息照片显示为一个黑发年轻人,订单显示司机近期服务110次。而在小取提供给记者的线下运货司机照片上,司机“变成”了一名中老年人。

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“司机师傅态度不好,物件遗失其实都是小事。我没有跟他追究,但是他三番两次上门骚扰,砸门、谩骂、闹事,影响邻居休息和我的人身安全,还一直在楼下蹲点。”小取回忆。

  9月4日,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当时为小取搬家的司机,他坦言自己不是线上登记注册者,“那个是我儿子,我儿子好心帮我弄(登记)的,我也不想违背他的好意。”司机师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“(我)年龄已经60出头了。”

版权所有 ? 上海大众搬家运输有限企业 All Rights Reserved
ICP备案编号:沪ICP备17041223号-5
主营业务:搬家搬场、包装打包、长途搬家等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武宁路2102号
服务热线:021-60342282
企业官网:www.glbanjia.c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